如常的日子

◎胡宝

母亲病了,到医院做检查。结果比最好的预想要坏,却远比更坏的可能要好。都说人如机器,年深日久发生些故障,出现点小毛病,均属正常。但若真发生在亲人,尤其是至亲身上,依然有手足无措的惊恐和如临大敌的紧张。

在此之前,或者说一直以来,母亲的身体都不错,这许是跟她一辈子都在农村劳动有关。母亲说:这人啊,就像门前的流水——流动了,就清亮就活泛;如果不动就成了死水,早晚要发酸发臭。人活着就得动弹就得劳动,不光是为了活着,也是为了能更好地活着。

这话是母亲一辈子的缩影,也是她一生的注解。从我记事时起,母亲就一直在忙碌着,田间地头,房前屋后,总有干不完的活,忙不完的事,似乎只有天上的月亮,和我叫喊着“妈,我饿了”的声音,才能让她停下来。我就这样看着母亲从满头乌丝变成鬓发皆白,从身形矫健渐近步履迟缓,从身边有她直到时常牵挂。

若不是这个插曲,时间于我便没有染上岁月的气息,日子便只是日子,不会是人生的一笔一划。更不会想到,其实那些如常之下隐藏着蠢蠢欲动的异常:无意间一张纸牌的倒下,便要引起人生的多米诺效应,跌入一个不可想象的境遇。而我与一个朋友闲聊间,他的切身经历更让我感到一丝庆幸和不安。

我的这位朋友早年外出打工,为了生活吃过很多苦,经过多次创业、失败、再重来,终于挣下一份丰厚的产业。朋友说,那时赚钱有瘾,赚了还想再赚,赚多了还想赚更多,似乎进入一个无限循环的怪圈,自己也跟着无休止地转动,根本停不下来。

那段时间,朋友的老父亲经常给他打电话,问他啥时有空回家。朋友忙问,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老父亲急忙解释说,不是,就是想和他一起喝喝茶。朋友想,既然家里没什么大事,况且自己手边还有生意要忙,就没着急回去。于是就跟老父亲说,等我忙过这段就回去。朋友说这话时,眼圈有点发红。

朋友说,可这段时间总是过不去,忙完这段接着忙下一段,总没有尽头。他索性给老父亲邮寄了很多名贵茶,还在电话里宽慰老父亲:爸这茶您尽管喝,没了我再邮。他说,他忘不了电话那头老父亲那一声轻轻的叹息,如今再想起,却重若泰山般压在心上。

终于有一天,朋友突然接到老父亲去世的消息。他说,那一刻他像被闪电击中,甚至忘记了悲伤。等缓过神来,他立刻推掉所有事情,用最短时间回到遥远的老家。路途上,他开始反思:之前就真抽不出时间回去看看老父亲吗?难道陪老父亲喝杯茶就真的那么难吗?他不敢再去想老父亲去世前后的情形,怕勾连起难以承受的伤痛。

朋友说,在整理老父亲的遗物时,他无意间发现那些之前送给父亲的茶包装完好。朋友说完,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我能想象到那个画面:一个在商场上雷厉风行、沉稳的中年人,那一刻却抱着一堆名贵茶蹲在地上,哭得像个求告无门的孩子……许久,朋友郑重地对我说,别学我,真的别学我。那一刻他的悲伤,是我看到的世间最大的悲伤。

醉过才知酒浓,别过方知情重。人生之于残忍的一面就在于,它让我们错误地以为,习以为常总有来日方长。无论怎样拖延,时间都会成全,仿佛那是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其实那些如常的日子,也像这世间的财富一样,需要用心经营,善加管理,才能最大程度保值增值。在某种意义上,它也有物以稀为贵的属性。因为如常的日子也在流逝,会苍老你的父母,消蚀你的年华,挥别你的亲人。而它们放在一起构成的,却是你永远都无法重返的人生。走入有市无价的境遇,纵是黄金万两,也难买回一寸如常的光阴。若非如此我们怎会懂得:其实世间最贵的,一直是那些还能一切如常的平淡人生。

责任编辑:筱权

鞍山市新闻传媒中心 Email:qhw0412@163.com 网络举报电话:0412-222440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112018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辽B2-20150311. 网站备案号:辽B2-20150311-1

鞍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9 www.qianhuaweb.com.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