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制度建设彰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王 黎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正处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经济基础飞速发展的同时,上层建筑的同步发展也显得尤为重要,人民群众对社会治理成果的期待也在水涨船高。经济发展带来的利益格局调整、阶层结构变化等深层次变革,必然会在上层建筑层面得到进一步反映。作为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潮流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起到凝心聚力、凝聚社会共识的作用。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完善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法律政策体系,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求融入法治建设和社会治理,体现到国民教育、精神文明创建、文化产品创作生产全过程。”全会明确要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制度建设过程的重要价值内核,要以制度建设彰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制度建设校准价值导向。

制度承载着价值,传递着价值理念。例如,新加坡在1991年推出《共同价值观白皮书》之后,二十多年间又相继出台了上百项相关的法律,使公民在生活中能够感到“合则利、悖则害”,法律制度有效地配合了共同价值观的宣传教育。国际上的实践证明,一个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只有融入贯穿于整个社会制度中,才会避免成为无所依附的空中楼阁;只有以制度的形式固化,才会获得扎根现实、持续推进的有力保障。

事实胜于雄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只有真正体现于社会的基本制度之中,才会引导人们逐渐形成对核心价值观的信念,对制度的忠诚;制度若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背离,会导致人们对核心价值观的质疑,对制度的否定。所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始终坚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真正体现于我国的社会制度之中,体现于人民群众的现实生活之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只有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结合,才会真正被广大人民群众所认同、信服,才能逐渐转化为人民群众的内在信念和自觉行动。

价值引导制度设计,影响治理效果。制度建设能否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社会治理最终能否规范社会行为、调节社会关系、解决社会矛盾,其体现的价值导向尤为重要。善治善法何以为“善”?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导向是其中要义。制度体系体现的是利益的分配和调整。它是在全社会范围内实现资源合理分配和要素有序流动的一种手段。是否能够最终促进社会和谐、维护社会稳定,需要在统筹协调的过程中坚持正确价值导向,并以具体的制度体现出这种价值导向。

制度设计追求的是社会治理效能的最优化,所以要格外关注社会治理价值导向和经济活动价值导向的差异。“经济人假设”一直被视为经济活动的价值基础,即经济活动的价值导向是建立在理性主体的自利性基础之上的,具有天然的逐利性。但是,放任“逐利性”无限外扩往往会导致社会成本远远大于经济活动主体的私人成本,形成个体利益和社会利益的零和博弈。近年来,社会公众高度关注的诚信体系建设、生态环境保护等问题,都是这一问题的体现。在制度设计的过程中应该用社会治理价值导向来调节经济活动价值导向,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现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全体人民共同利益,这样才能实现制度设计的初衷。

制度作为价值观的重要载体,应体现三大特点。一是具有承载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蕴含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观念和价值理念、国家理想和价值目标、道德操守和行为准则等重要元素,应该在制度体系的设计过程中得到系统性的呈现。二是具有介质性。在价值观培育过程中,“纸上写写、嘴上说说、媒体喊喊”等现象仍然存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一定程度上被局限于宣传领域,缺乏社会主体间的交往和互动。所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该在社会交往的过程中通过主体间的交往活动得到必要的呈现。制度体系要通过规范各个主体以及主体和客体的交往活动,来达到价值观的内化作用。三是具有可控性。制度体现价值观导向作用应该在设计上能够为公众所感知、所认识、所把握,既要避免空泛的倡导性、号召性条款占据多数,也要考虑现实中的社会发展阶段和可操作性等问题,通过循序渐进和与时俱进来体现制度的成长。

总之,以制度彰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能达到长远利益和现实利益相统一,整体利益和个体利益相统一,进而平衡利益关系,调整利益格局,以正向激励和惩罚约束的方式,激发社会发展潜力,实现利益分配的均衡,最终达到社会治理更加有效的目的。(作者单位:中共鞍山市委党校)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