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漫谈】语文漫话

●游边

在书店看见新书上市——《语文漫话》,虽然没能打开看看内容,但是书封面的“吕叔湘”三个字却深深地吸引着眼球。作为中学时期人手一册的《现代汉语词典》的作者,吕叔湘一定是不少学子认识的第一位语言学家。

吕叔湘在《人类的语言》一文中曾经告诉我们,“语言,也就是说话,好像是极其稀松平常的事儿。可是仔细想想,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语言的使用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了解语言学的知识,理解语言背后的规律,所以才有了语言学家的诠释。

那语文和语言的区别呢?据媒体报道,1949年8月,时任华北人民政府教科书编审委员会主任的叶圣陶先生主持草拟《小学语文课程标准》及《中学语文课程标准》时,第一次使用“语文”作为学科名称。

至于课程为什么不叫“语言”,叶圣陶1980年在小学语文教学研究会成立大会上作过这样的阐述:“既然是学习应用语言的本领,为什么不叫‘语言’呢?口头说的是‘语’,笔下写的是‘文’,两者手段不同,其实是一回事。功课不叫‘语言’而叫‘语文’,表明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都要在这门功课里学习的意思。”

从“语文”的定义可以看出,“语文”并不是简单的“语言+文学”。作为一门课程的出现,“语文”的学习更适合理解为通过不断的学习,最终可以高效运用的语言。也许对于学生来说,语文学习的目的有很多种解释,有的是为了写好作文,有的是为了积累文学阅读,有的是研习传统文化。

在中国古代,虽然没有语文课,但“文学课”和“文章课”是有的,古人说的文章,就包括了诗词曲赋等文学作品。还有“训诂学”这样的专科语文,采用《小学》《说文解字》《尔雅》这样专业类的书籍。

近几年的高考满分作文饱受争议,有的使用晦涩生僻的词语,有的使用文言文,有的使用难以理解的观点,批判声与赞美声共存。其实,随着社会发展,越来越多的文体及词汇也随之出现了诸多变化。

在语文课上,阅读朗朗上口的古文会获得愉悦感,是因为课本中挑选的优秀作品,一定是用当时最自然的语言方式、文体写成的。因此,对于语言来说,每个时代都有最适宜的用法。

作文写作不仅是一种文学能力的体现,更应该是语言运用的体现,吃透了语言里面所有的内含、句子结构规律以及词语的选择规律,文章可以华美、可以朴实、可以深奥、可以清新……在语文学科中,写作是一种能力,阅读是另一种能力。只有双方能力适配,才能产生共鸣。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