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路 ◎肖婉莹

这座城市的中心有条南北大道,名曰胜利路。用来纪念这里的解放胜利。

记忆里的胜利路,两侧挺立着高大整齐的杨树。杨树是北方最普通的一种树,天生硬气,从不挑剔土壤的肥瘠,温度的炎凉,当笔直的幼苗被码到泥土里的一瞬,它们就注定一生一世都会不停努力生长,不打扰谁,也不羡慕谁,直到若干年头后的一个春天,大风在宽阔的胜利路上空吹过,已值参天的它们就会哗哗的摇着满树巴掌大的叶子,在附近的楼群里都听得真切。

这是一座工业城市,工人遍布。最早在胜利路两旁盖起的红色楼群,听说就是给当时从全国各地来这里支援工厂跟小城建设的人们准备的。红楼三层,红砖砌成,屋顶是尖的,窗口还涂着白涂料,楼洞上方有着弧形的拱门,看起来有几许异国风情。那时,少年的我,会把手放在楼里铁艺楼梯的木头扶手上,一直走上楼,那些木头真光滑,像打磨过一样。

我来这是找我的同学小夏,小夏家里有少见的刷着深红色油漆的地板,虽然有的地方油漆已经脱落,但比起我们家的灰色水泥地,看起来要温暖干净啊!我窘着脱掉鞋子,因为袜子脚尖处有一小块补丁。小夏热情地拉着我的手,给我讲她这个假期提早赶完了作业,省下时间去矿山玩,我们聚精会神地听收音机里的广播剧,还有齐秦唱的《花祭》。我猜想,她的父亲一定是知识分子,因为她家的书柜里堆满了书,她的房间还有个小书橱,有让人心动的课外书,我久久盯着玻璃书橱里那两本崭新的席慕容诗集——《七里香》、《无怨的青春》,喉咙动几下,却没发出声。听楼下的白胡子老人说,如果从飞机上往下鸟瞰这些红楼,就会发现,它们是按照汉语拼音字母的形状盖起来的。到底是不是这样?如果真是这样,又代表着什么含义呢?不过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就是那一晚,我抄完了席慕容的两本诗集。

到了冬天,遇到下雪,胜利路上就更加热闹,因为宽,有时在人行道上一个绿灯迟疑了,就可能会因时间不够要等下一个。雪停为令,人们都会出来扫雪,我们这些初中生也不例外,准备一把铁锹,平锹最佳,可以一下子推走那么多雪。尖锹虽然铲雪铲得透彻,装雪不行,随时还会掉下来,索性有的带尖锹的男生干脆就玩耍起来,两只脚踩在锹头的两侧,双手抓牢木头锹把,这样就能在地上不停地跳跃,维持平衡,不过,每次都在班主任的大声断喝中,草草收场。路上的汽车也不多,一会儿才过一两辆,更多的是自行车,人们都会从车上跳下来,推着自行车走,除雪并不影响他们通行,你扫你的,我过我的。

胜利路上的和平影院也是我们学校包场看电影的好去处。坐在二楼,可以俯视楼下人群的小脑瓜儿,看看哪儿地方人多哪儿人少,弹簧靠背椅可以把座立起来,个子小的女生就调皮坐上去,结果后座的男生就有意见了,膝盖顶着靠背起哄。开演前,天花板上慢慢暗去的灯,像漫天星斗。那时都盼着能抽到一张中间位置的好票,有时却又忘记单双号不挨着,俩要好的同学又要哀求着跟偏远邻座换座,一通折腾下来,坐到影院一角,再看看银幕,并不感觉有多少区别。

责任编辑:箫阳

鞍山日报社 客服电话:0412-2224402 Email:qhw0412@163.com 网络举报电话:0412-222440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112018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辽B2-20150311. 网站备案号:辽B2-20150311-1

鞍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9 www.qianhuaweb.com.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